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党纪法规 » 调研法规参考

贵州纪检监察调研法规参考2019第16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辨析

编者按:党籍是党员政治身份的象征,党籍管理是党组织对党员进行管理的重要方面。根据《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党内法规规定,结合工作实际,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是实践中经常运用的党籍管理处置方式。为进一步促进对这三种方式的理解和运用,我们对三者异同作了简要梳理。现予以刊发,供学习参考。

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辨析

党籍是党员资格证明,是党员政治身份的象征。根据《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党内法规规定,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是对党员党籍进行管理处置最常见的方式。为进一步促进对这三种方式的理解和运用,下面对三者异同作简要梳理。

一、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在党员管理目标、结果等方面具有一致性

一是在党员管理目标上具有一致性。党员是党的肌体细胞,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必须落实到对党员队伍的严格管理中去。严格党籍管理,是党组织对党员进行管理的基本内容。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作为对党员党籍的管理处置手段,三者在规范党组织与党员关系,加强党员队伍建设,保障党的事业健康发展方面具有目标一致性。

二是在运用结果上具有一致性。根据《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党员被开除党籍、除名以后即不再具备党员身份,被停止党籍期间与党组织不发生组织关系。无论是被开除党籍、被停止党籍,还是被除名,均不再受党组织管理、不再缴纳党费、不再参与党的工作,不作为党员人数统计。在丧失党员权利义务这一点,三者具有结果一致性。

三是在重回组织路径上具有一致性。按照党组织对党员干部严格管理、治病救人的一贯理念,党员被停止党籍、除名、开除党籍后,仍然可以重新获得党籍。根据《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被开除党籍、除名的党员原则上不能恢复党籍,但对于经过党组织长期培养、教育、考察,确实具备了党员条件的,可以按程序重新吸收入党;被停止党籍的党员,符合条件的可以按程序恢复党籍。三者在回归党组织可能性、严格考察和审批程序要求上具有一致性。

二、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在性质、适用情形、决定程序等方面区别明显

第一,性质不同。根据《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规定,“开除党籍”指剥夺党员资格,是对违纪党员采取的最重的一种惩处手段,属于党内纪律处分。“停止党籍”指党组织停止与党员发生党的组织关系,属于党组织对党员的一种管理手段,不是组织处置,也不是党纪处分。“除名”指取消党员资格和党籍,是针对丧失党员条件、不发挥党员作用、不宜继续留在党内的党员所采取的一种党内组织措施。

第二,适用对象不同。“开除党籍”是党的最高纪律处分,适用对象是严重违犯党的纪律、给党的形象和工作带来重大损失,或者犯了错误不改正、抵制党组织教育,完全丧失共产党员条件或严重触犯国家法律的党员。“停止党籍”适用于因客观原因不能参与党组织生活、不便接受党组织管理的党员。根据《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规定,主要是两类党员:一是因私出国并在国外长期定居、或出国学习研究超过5年仍未返回的党员;二是与党组织失去联系6个月以上(违纪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除外)、通过各种方式查找仍然没有取得联系的党员。“除名”适用于不再具备党员条件、不能发挥党员作用、不适宜继续留在党内的党员,《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规定了六种情形:受到解散处理的党组织中不符合党员条件且经教育仍无转变的党员(予以劝退或者除名)、违纪后下落不明时间超过六个月的党员(应当开除党籍的除外)、自行脱党的党员、党组织劝其退党却拒而不退的党员、隐瞒入党前严重错误的党员、思想蜕化要求退党经教育坚持不改的党员等(其中部分情形,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作了惩戒性规定)。

第三,适用依据不同。“开除党籍”作为党内纪律处分的一种,其实体依据是有关党纪处分事项的规定,除《党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外,还有其他设定了纪律处分事项的党内法规,如我省最近出台的《贵州省党员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行为纪律处分规定》。“停止党籍”作为对党员的一种管理方式,主要以《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相关规定作为开展工作的依据。“除名”作为对党员的组织处置措施,主要依据是规范党员与党组织关系、党员义务权利、党员党籍管理处置的相关党内法规,包括《党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等。

第四,决定权限程序不同。“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作为不同的党籍管理处置方式,在决定及审批权限设置、工作程序等方面规定和要求均不相同。给予党员“开除党籍”处分,一般除需经审查、审理办案程序外,根据《党章》规定,还必须经过支部大会讨论决定,分别不同情况按程序报县级或县级以上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审查批准(其中属于党的中央或地方各级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的,还需同时履行相应报批程序)。对党员“停止党籍”,根据《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规定:对于因私出国并在国外长期定居、出国学习研究超过5年仍未返回的党员,由保留其组织关系的党组织按照有关规定作出决定;对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党员,由党员所在党支部或者上级党组织按照有关规定作出决定。对党员作“除名”处置,《党章》规定了相应的决定、备案、审批程序:对于要求退党的党员,由支部大会讨论后宣布除名,并报上级党组织备案;对于劝其退党而不退的党员,由支部大会讨论决定除名,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对于自行脱党的党员,由支部大会决定除名,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

第五,具体影响不同。一是重新获取党籍规定不同。根据有关规定,对于被“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的党员,符合条件的均可再次回归组织。不同之处在于:被“开除党籍”的五年内不得申请入党,被“除名”“停止党籍”的则没有时间限制;被“停止党籍”者符合条件的可以按程序恢复党籍,被“开除党籍”“除名”者原则上不可恢复党籍。二是考核工资等方面影响不同。“开除党籍”作为党纪处分,被处分对象在考核、工资等方面,均会受到相应影响,充分体现出惩罚性;被“除名”“停止党籍”的则不受此影响。三是在其它方面,也存在不同影响,如:被“开除党籍”会对子女入伍征兵政审等带来不利影响,而对被“停止党籍”的无此规定。

三、开除党籍、停止党籍、除名在实践应用中是紧密关联的

实践中,停止党籍、除名、开除党籍三种方式的运用并不是孤立存在、各不相干的,至少在三个方面存在紧密联系,需要重点把握:

一是不能相互替代混用。开除党籍、除名、停止党籍分别属于党纪处分、组织处置、党内管理方式,针对的对象、适用情形、程序要求等均不同,在具体适用中,可能存在规定竞合,需要甄别实际情况准确处理,避免错误混用。如:对于有严重违纪问题,想通过要求退党逃避处分的党员,不能直接依据除名适用情形作出除名决定让其一退了之,而要依纪依法开除党籍。

二是存在衔接变更可能。党籍管理工作是动态的,对同一党员不同阶段的管理需要不同,可能导致党籍管理处置方式随之变更,需要做好衔接工作。如:对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6个月以上、通过各种方式查找仍然没有取得联系的党员,予以停止党籍;而对于停止党籍2年后仍然无法取得联系的,则要按照自行脱党予以除名。

三是需要具体分析运用。在开展监督执纪和党员管理工作过程中,可能存在党纪处分、组织处理等均可适用的情况,需要具体分析个案,统筹有关规定恰当处理。如:对于被停止党籍的党员,由于党组织不掌握其情况,对于其存在的违纪行为,一般不从党纪处分角度追究其违纪责任,而是将其违纪事实存入个人档案备查;但是违纪事实达到开除党籍处分严重程度的,则要依规依纪开除党籍。又如:违纪(未达到开除党籍严重程度)后下落不明时间超过六个月,应当按照党章规定对其作出除名处置,而不是停止党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