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党纪法规 » 调研法规参考

贵州纪检监察调研法规参考2021第19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系列研究文章

编者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围绕履行监督首要职责,发表系列研究文章,深刻阐述“如何正确理解和深入推进政治监督、如何正确理解‘四项监督’逻辑关系、如何把监督寓于日常工作中、如何精准把握和科学规范党内问责”等重大问题,具有很强的政治性、理论性、指导性。现将理论研究文章汇编刊发,供学习参考。


如何正确理解和深入推进政治监督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

党的十九大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旗帜鲜明加强政治监督,做到“两个维护”的政治自觉日益增强,推动党中央大政方针贯彻落实效果更加凸显,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保证全党团结统一提供了坚强政治保障。同时也存在着一些认识偏差和实践困境,有的对政治监督主体认识模糊,认为政治监督只是纪委监委的事情;有的对政治监督内涵内容认识不到位,“政治监督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有的对政治监督方式方法把握不准,把政治监督和日常监督割裂开来,“说起来高大上、干起来茫茫然”,导致政治监督虚化泛化简单化,出现落差偏差温差时差。

政治监督是具体的、实践的,有着明确的目标任务、丰富的内涵内容和具体的着力点。从目标任务上看,新时代强化政治监督的根本任务是做到“两个维护”,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到哪里,党中央决策部署到哪里,政治监督就要跟进到哪里。从内容上看,政治监督要立足“两个大局”,紧扣“国之大者”,党中央关心什么、强调什么,党和国家最重要的利益是什么,最需要坚定维护的政治立场是什么,政治监督就要监督什么。从工作重点上看,加强政治监督就要牢牢把握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四个着力点”,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推动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落地见效,确保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督促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推动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一贯到底;保证权力在正确轨道上运行,督促公正用权、依法用权、廉洁用权。政治监督是对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等的监督,不能把政治监督理解成为一般的业务监督、工作督查,也不能用政治监督代替职能部门的管理监督。

政治监督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必须加强统一领导,强化责任落实,形成整体合力。各级党组织是政治监督的责任主体,主要负责同志是第一责任人;纪检监察机关是党内监督和国家监察专责机关,担负着政治监督“再监督”职责;党和国家工作部门、党的各级组织包括基层组织、全体党员都负有相应的政治监督职责。加强政治监督,关键是要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构建党委(党组)全面监督、纪委监委专责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织日常监督、党员民主监督的政治监督体系。特别是党委(党组)及其主要负责人要切实担负起主体责任、第一责任,把加强政治监督作为提高党的建设质量的重要抓手,纳入党的政治建设中统筹谋划、亲自部署,不能把政治监督推给纪委监委,“只挂帅不出征”。

纪检监察机关担负着“两个维护”的根本政治任务和重大政治责任,要立足职能职责,把政治监督摆在更加重要位置,突出“两个维护”,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党中央各项重大决策部署,跟进监督、精准监督、做实监督,充分发挥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作用;突出责任落实,督促各级党组织、党员领导干部切实担负起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自觉在职责范围内加强政治监督;突出对一把手的监督,加强纪委对同级党委和下级党组织的政治监督,推动上级一把手抓好下级一把手,破解对一把手监督难题;突出日常监督,用好咬耳扯袖、谈心谈话等方式方法,加强常态化监督和政治生态研判,充分发挥日常监督的政治效果。


如何正确理解“四项监督”逻辑关系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

党的十九大以来,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四项监督”全覆盖总体格局逐步形成,监督合力不断增强,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中的支柱作用日益彰显。同时作为一种全新的监督格局,有人对“四项监督”内涵外延、逻辑关系把握不够清晰,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认为“四项监督”主体不同,不在同一层面上,纪委监委合署办公,纪律监督和监察监督不存在统筹衔接、贯通协同问题等。

“四项监督”目标任务一致、职能职责互补,具有内在统一性和高度协同性。“四项监督”本质上都是政治监督,担负着“两个维护”重大政治任务,紧紧围绕权力运行和职责履行开展监督,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正确行使,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这是“四项监督”统筹衔接的前提基础。“四项监督”主体客体一致、内容方式互补,都把党员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特别是主要负责人作为监督重点,主要采取自上而下监督模式,综合运用谈心谈话、询问查询、信访举报、听取汇报、抽查核实、专项检查等多种监督方式,实现对全体党员和所有行使公权力人员的监督全覆盖。“四项监督”主体主要是纪检监察机关,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般由同级纪委书记担任,部分巡视工作人员来自纪检监察机关,为巡视监督与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贯通融合奠定了组织基础。

“四项监督”各有侧重、各具优势,具有很强的功能互补性。纪律监督重在加强对全体党员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等情况的监督;监察监督重在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履行职责、行使权力等情况进行监督;派驻监督是纪检监察监督的延伸,既有纪律监督,又有相应的监察权,重在对驻在部门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遵纪守法、履职尽责情况进行监督;巡视监督是上级党组织对下级党组织坚持党的领导、履行职能责任情况的监督。“四项监督”方式多元、手段互补,党章、党内监督条例等赋予纪委监督执纪问责3项职责、17种纪律监督手段,监察法赋予监委监督调查处置3项职责、“12+3”种监察监督方式;巡视工作条例规定巡视监督“12+N”的工作方式,主要是发现问题、形成震慑,推动改革、促进发展,巡视不能行使审查调查权。“四项监督”既相互贯通融合、又相互监督制衡,巡视监督把纪检监察机关履行监督责任情况作为重要内容,巡视机构、巡视干部也要接受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有效解决了“监督者也要受监督”问题。

推进“四项监督”统筹衔接、贯通协同,关键是要健全完善相应的制度机制。要进一步完善情况通报、沟通协调机制,实现监督信息共享共用;完善人员选派、队伍共建机制,实现监督力量统筹共管;完善责任分工、统筹衔接机制,实现监督职能互补互助;完善成果运用、督促整改机制,实现监督成果共用共享,推动从有形覆盖到有效监督的提升,实现“1+1+1+1>4”的聚变效应,推动构建以党内监督为主导,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的监督体系。


如何把监督寓于日常工作中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

党的十九大以来,纪检监察机关紧紧围绕监督基本职责、第一职责,突出政治监督,强化日常监督,监督意识能力显著增强,效能效果日益显现。同时监督依然是纪检监察工作的最大短板,日常监督更是“短中之短”,存在监督和日常工作“两张皮”现象,导致监督不深不细不严不实。有的把监督游离于日常工作之外,高高在上、脱离实际,“坐等问题上门”,“离开问题线索就不会监督”;有的对纪委监委“监督的再监督”定位认识不清,把握不好保障促进和包办代替的界限,“协助”变“主抓”,“主责”变“主业”,“看似冲在一线,实则跑偏发散”,造成新的越位错位,导致“三转”回头转。

把监督寓于日常工作之中,是加强日常监督的应有之义,也是实现高质量监督的重要途径。深化纪检监察机构改革,实现监督检查和审查调查机构分设,既是为了强化内部监督制约,防止纪检监察权滥用,也是为了增强监督力量,做到监督常在、成为常态。监督是日常的、经常的,也是具体的、实践的,体现在把监督寓于日常工作之中、融入权力运行全过程,让权力在阳光下规范运行,让干部在监督约束下正确用权。监督和日常工作紧密相连、不可分离。日常工作是监督的基础,离开了日常工作,监督就失去支撑、没有了抓手,成为无的放矢;监督是日常工作的保障,离开了监督,权力运行就会失去规范,日常工作也会发生偏差。

把监督寓于日常工作之中,并不是让监督陷入日常工作之中。监督和日常工作既相向而行又并行不悖。日常工作就是权力行使的过程,权力运行到哪里,日常工作就会延伸到哪里,监督就要跟进到哪里,让监督贴近日常工作、走进干部群众,实现监督的近距离、全天候、常态化。监督和日常工作既不可分离,也不可代替,监督是为了发现日常工作中权力运行风险,只有当权力运行偏离轨道,日常工作出现偏差,才要发挥监督的控制校正、纠偏促治功能,确保权力沿着正确轨道规范有序运行、廉洁高效行使。

把监督寓于日常工作,首先要立足“监督”本位,坚守“监督的再监督”职责定位,发挥好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职能作用,督促党组织认真严肃履行日常监督责任,推动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贯通协同、一体履行。要掌握“寓于”的途径方法,坚持思想教育、政策感化、纪法威慑相结合,通过走访调研、列席会议、听取汇报、检查工作等多种途径,深入分析权力运行风险点,全面掌握监督对象思想、工作和生活状况,综合运用批评教育、谈心谈话、函询抽查、追责问责、督促整改等多种方式,抓早抓小、防微杜渐,咬耳扯袖、红脸出汗,做深做细日常监督,使监督更加聚焦、更加精准、更加有力。要抓住“日常工作”中的重点关键,紧盯权力运行关键环节和重要领域,看住关键人、关键事、关键处、关键时,破解同级监督和“一把手”监督难题,督促党员干部习惯在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


如何精准把握和科学规范党内问责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问责作为全面从严治党利器,推动问责理论、实践和制度持续深化,失责必问、问责必严成为常态。然而,总体看,当前问责工作仍存在不少认识偏差,有的对问责内涵理解不到位,把问责和追责混为一谈,认为只要是对党组织或党员干部的处理都是问责;有的对党内问责和监察问责关系把握不准,对业务工作中轻微失职失责也采取党内问责方式处理;有的对问责主体认识不清,认为问责就是纪委监委的事儿,一有问责线索就推给纪委,一问责就要动纪;有的把握不好“三个区分开来”,不敢用、不会用,用了担心以后没人帮自己“区分开来”等等,导致问责泛化简单化,影响问责精准性、严肃性和公信力。

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失责就要追究,这是管权治权的一条通则,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权力和责任相互对应、辩证统一,有多大权力就有多大责任,有多大责任就要承担多大问责风险。权力是谁授予的,谁就有权问责,责任在谁肩上,就要问谁的责任。我们党长期执政,受人民委托行使执政权,并把权力授予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根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问责的目的是激励党员干部担当作为,督促党组织、党的领导干部知责履责守责尽责,各级党委(党组)、纪委、党的工作机关都有权问责,任何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失职失责、造成不良影响的都应当予以问责,直接责任人都应受到责任追究。问责和追责既相互联系也有所不同,问责问的是负有领导、管理、监督权限的组织或者领导人员的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和领导责任,追责追的主要是责任人的直接责任,不能把追责混同于问责,导致问责泛化,也不能只追责不问责,导致简单化。

纪委监委是党内监督国家监察专责机关,担负着党内问责和监察问责重要职责,但“专责”并不是“全责”,不能大包大揽,代替党委(党组)、党的工作机关和行政机关履行问责责任。纪检监察机关在依规依纪依法履行问责专责同时,还要充分履行协助职责和监督责任,通过述责述廉、谈话提醒、纪检监察建议书等多种方式,督促其他问责主体拿起问责工具,履行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党内问责和监察问责既有所交叉又重点不同,党内问责问的是失职失责的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的责任,监察问责问的是身在领导岗位、履职不力、失职失责的公职人员的责任。要准确把握问责主体、对象、事由,综合运用检查、通报、诫勉、组织调整或者组织处理等多种方式,做到党内问责和监察问责相互协调、规范运用。不能一问责就动纪,也不能认为一动纪就是问责。

问责不力,根子在权责不一致、责任不落实。推动新时代问责工作高质量发展,必须咬住“责任”二字,聚焦党的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聚焦主体责任、监督责任、领导责任这个主要内容,落实严肃问责、规范问责、精准问责这个基本要求。要全面压实问责的主体责任,推动党委(党组)、纪委监委、党的工作机关等各类主体协同发力。要把规范精准问责与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结合起来,加大对不担当、不作为、慢作为的问责力度,把“三个区分开来”要求贯穿问责工作始终,严格把握失误与失职、敢为与乱为、为公与徇私、主观与客观界限,进一步健全容错纠错制度,推动问责工作制度化、规范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