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党纪法规 » 调研法规参考

贵州纪检监察调研法规参考2021第24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关于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培训情况的调研报告

编者按:省纪委省监委第一监督检查室坚持问题导向,就开展“大督查”过程中发现的突出问题开展专题调研并形成调研报告,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夏红民批示 “很好!坚持问题导向,发现问题深入调研,找准存在问题的根源,探索解决问题的途径!这就是把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职责做实做细做到位的不二法则!请各位委领导,各部门、单位负责同志阅。此件可摘要向省委省政府报送!” 现将调研报告全文刊载,供全省纪检监察系统参阅。


关于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培训情况的调研报告

近期,省纪委省监委第一监督检查室在对铜仁市、黔东南州开展“大监督”过程中发现,部分县(区)在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培训工作中存在培训效果不佳,对接就业需求不精准,后续就业稳定性不高等突出问题。为做实做细监督检查“后半篇文章”,切实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一室突出问题导向,找准监督切口,结合“大监督”工作,整合“室组地”人员力量组成调研组,对铜仁市碧江区、德江县,黔东南州三穗县、剑河县等地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培训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基本情况

截至2021年6月,碧江区、德江县、三穗县、剑河县(以下简称“4县<区>”)易地扶贫搬迁人口中,共有16周岁以上劳动年龄人数59800人,其中,正常劳动力46481人,不具备劳动力13319人,已实现就业40026人,占搬迁劳动年龄人数66.9%,有正常劳动力家庭均实现“一户一就业”,“零就业”家庭实现动态清零。

(一)正常劳动力情况

——从年龄结构来看,46481名正常劳动力中,年龄在16-45周岁的31521人,占比67.8%;45周岁以上的14960人,占比32.2%。可见,当地正常劳动力以青壮年居多。

——从学历结构来看,正常劳动力中,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15813人,占比34.0%;初中文化23675人,占比50.9%;高中及中职文化3972人,占比8.6%;大专及以上文化3021人,占比6.5%。总体文化程度偏低,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到84.9%。

——从性别结构来看,男性正常劳动力25617人,女性正常劳动力20864人,分别占比55.1%、44.9%。男女比例为1.2:1。

(二)就业培训情况

2020年以来,4县(区)以安置点为单位,累计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技能培训13679人,实现就业8725人,未就业4954人,参训就业率63.8%。实现就业人员中,稳定就业5049人,临时性就业3676人。

——从培训意愿来看,搬迁劳动力就业培训意愿主要集中在电工焊工、美容美发、刺绣、家政服务(育婴)、中式烹调等方面,更注重通过学习掌握实用技能实现增收致富。

——从培训内容来看,4县(区)共组织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培训297班次,其中,开班次数位列前五的是,家政服务51班次、电工焊工40班次、种养殖技术24班次、美容美发23班次、手工艺23班次。一些学习周期较短,主要训练实用型务工技能的培训班次频次较多,也更受搬迁群众青睐。

——从就业渠道来看,通过扶贫车间吸纳就业403人,占搬迁劳动力参训就业总人数比例为4.6%;创业带动就业67人,占比0.8%;组织劳务输出就业346人,占比4.0%;公益性岗位安置就业1643人,占比18.8%;灵活就业2879人,占比33.0%;其他方式就业3387人,占比38.8%。说明各安置点产业就业吸纳能力较为羸弱,公益性岗位等政策性、“输血式”就业比例较高,大部分搬迁劳动力就业方式以外出务工或就近“打零工”为主。

——从行业分布来看,4县(区)搬迁劳动力参加培训后,从事服务业3579人,占参训就业总人数比例为41.0%;从事建筑业1104人,占比12.7%;从事制造业1674人,占比19.2%;从事其他行业2368人,占比27.1%。在学历、素质和技术能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大部分参训劳动力更易在服务业、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中获得就业岗位。

——从就业地域来看,参训搬迁劳动力在县(区)内就业的7195人,占参训就业总人数比例为82.5%;县(区)外省内就业427人,占比4.9%;省外就业1103人,占比12.6%,主要集中在广东、浙江、福建等省份。大多数参训搬迁劳动力更愿意选择在本地就近就业,到县外省外谋求务工就业的动力不强。

——从未就业情况来看,参训后未就业的4954人中,16至24周岁870人,25至45周岁2098人,45周岁以上1986人;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4732人,高中(高职)及以上222人;男性1058人,女性3896人。上述数据表明,参训后未就业的搬迁劳动力在年龄结构上高龄化特征突出,45周岁以上占40.1%;受教育水平较搬迁劳动力整体情况明显偏低,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到95.5%;受传统观念、照顾子女及家庭等因素影响,女性劳动力占参训后未就业人数比例远远高于男性,达到78.6%。

二、症结及原因分析

(一)就业培训质量不高。培训项目及内容同质化现象突出,难以匹配当前就业形势及市场需求,培训班次主要集中于生活服务业和种养殖、手工艺等低水平劳动技能提升,技术含量普遍偏低,有的班次实际上并不提供对口就业岗位,参训群众不得不面对相对饱和的低端就业市场的激烈竞争。各地为尽快完成培训任务,热衷于短期培训,培训时间基本不超过30天,30%以上的培训班次时间仅有3至6天,培训对象受训时间过短,培训不充分、不系统,难以在就业能力上获得明显提升。部分培训机构“重培训轻就业”,缺乏足够的就业渠道和就业服务能力,培训结束后主要由合作劳务公司负责向参训群众提供就业岗位,至于就业岗位与培训内容是否关联,培训对象是否实现稳定就业,则甚少过问,加之劳务公司提供的就业岗位质量参差不齐,削弱了搬迁群众对就业培训工作的期待与信心。比如,德江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楠木园社区于2020年8月12日至9月5日组织开展了一期焊工培训班,参训搬迁劳动力42人,培训后从事焊工相关工作的仅有5人。

(二)就业载体发育不良。受整体经济社会环境影响,本地就业平台承载能力有限,特别是稳定吸纳就业的能力不强,导致一些就业培训成为“无本之木”,无法向参训群众提供充分的就业机会,参训后通过扶贫车间、创业带动、组织劳务输出实现就业的仅占9.4%。大多数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周边配套产业刚刚起步,劳动密集型企业较少,每家就业扶贫车间往往只能解决30至60人就业,且工资待遇普遍偏低,对具备条件外出务工的搬迁劳动力缺乏吸引力,对因身体健康、照顾家庭、就业习惯等原因倾向于就近就地就业的劳动力特别是女性劳动力,又难以完全满足其相对灵活,方便居家的就业需求。供需两端明显脱节,造成了本地企业“招工难”而搬迁群众又“就业难”的尴尬境地。比如,三穗县产业园区引进的健盛服饰公司,投产后计划招工600至700人,但目前用工人数仅有200人左右。

(三)参训就业意愿不足。2020年以来搬迁劳动力参训比例只有29.4%。由于受教育水平总体偏低,以及传统习俗和当地相对落后的经济社会发展环境影响,大部分搬迁劳动力就业观念比较保守,缺乏通过培训提升劳动技能、改善就业质量的紧迫感。有的因外出务工或已实现转移就业,担心耽误务工收入而不愿参加培训;有的在家从事农业生产或照顾“老小”,认为培训耗费时间精力,影响正常生产生活,因而缺乏参训动力;有的难以适应工时固定、管理严格、相对稳定的就业方式,不愿接受培训机构、有关部门及社区推荐的就业岗位,更愿意选择相对自由,时间弹性较大的灵活就业;还有的对培训作用和重要性认识不足,对学习新技术新技能存在畏难情绪,或觉得培训内容与个人期待不符,暂时不想参加培训。实际上,即使是参加培训的劳动力,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享受每天40元的培训生活补贴,学技能想就业的主动性、积极性并不强。

(四)就业择业能力不强。多数搬迁劳动力就业技能差、择业能力弱,即使就业务工也多是从事体力型劳动,无法满足更高层次的就业岗位需求。调研中,4县(区)人社部门负责同志反映,虽然借助东西部就业扶贫协作机制,对口帮扶城市企业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但对劳动力的技能、文化水平要求普遍较高,真正适合搬迁劳动力的岗位并不多;而地方组织的一些专向招聘活动,搞得轰轰烈烈,但参与企业出于自身经营考虑,对岗位条件多多少少都设置了一定的“门槛”,前来咨询的群众络绎不绝,最后能满足条件签约就业的却寥寥无几。比如,剑河县2021年召开各类招聘活动8次,针对贫困户及搬迁户共提供就业岗位1510个,实际解决搬迁劳动力就业人数仅有63人。

(五)跟踪服务保障不力。有关职能部门对培训实施过程管控不到位,除偶尔派员对教学情况进行抽查外,一般只要求培训机构提供签到册、登记表、培训照片及视频等证明材料,培训结束后,又主要依赖培训机构提供的初次就业情况作为评判成效的主要依据,对就业岗位与培训内容是否相关则不做要求,难以真正把握具体班次的培训质量。对培训就业情况跟踪调度不到位,4县(区)人社局一般只在培训机构申请培训补助环节对参训群众就业情况进行一次整体调度,其后便只作随机性抽查,后续的稳定就业情况主要依靠安置点社区来跟踪核实,与人社部门在信息更新和融合方面容易产生“时间差”,导致后续保障工作滞后。比如,调研组在对参训群众进行电话访谈过程中,就有2名群众表示,参训后没有得到就业岗位推荐及后续保障服务。

三、工作建议

针对4县(区)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培训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建议各地在推动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中以点带面、举一反三,深入对照查摆,狠抓问题整改,进一步加大易地扶贫搬迁就业服务体系建设力度,及时完善方法措施、健全制度机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应充分发挥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作用,积极督促相关部门抓好各项就业帮扶政策举措的贯彻落实,及时发现问题、推动整改,帮助堵塞漏洞、补齐短板,确保党中央关于易地扶贫搬迁就业培训工作的决策部署和省委工作要求在本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一)在培训质量上求实效。一是促进培训主体优化升级。把好准入关口,严格履行公开招标及竞争性遴选程序,确保引进培训机构具备良好的专业资质、教学质量及对接就业能力。健全培训机构绩效考核及淘汰退出机制,加强培训过程监管与检查,探索执行跟班教学辅导员机制,由人社、社区等有关单位派员对培训教学过程进行全程跟踪督导,对那些培训质量差、就业效果弱、群众负面反映多的培训机构建立黑名单机制,通过在进出两端“严进严出”,逐步推动培训机构质量整体提升。协调引进东部地区优质培训机构及企业直接承担培训工作,与本地培训院校展开深度合作,在教学理念、师资力量和课程管理等方面提供先进经验与专业支持,共同为搬迁群众提供更高水平的培训服务。二是科学谋划培训内容及方式。紧紧围绕“四新”主攻“四化”,充分结合地方资源禀赋、特色产业、本土周边企业及对口帮扶城市用工需求,为搬迁劳动力“量身定制”培训项目与内容,切忌“大水漫灌”,最后处处落空。紧跟就业形势与市场需求,有序引导培训机构和企业开展分层次、分需求培训。加强对急需紧缺职业及岗位的专项培训,探索开展高质量的中长期项目制职业能力培训,切实帮助参训群众提升劳动技能。大力推行“定向型”“订单型”“输出型”培训和以工代训,不断增强培训的针对性、有效性和实用性。

(二)在就业载体上谋拓展。一是加快推进安置点产业发展,在“引进来”上育新机。重点引进市场前景好、订单充足的劳动型密集企业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及周边安家落户,对已经在安置点实现稳定生产经营的,要加强政策扶持,推动其升级扩容,提升就业吸纳能力,引导其积极对接就业服务部门及培训机构提供用工需求,主动开展以工代训,为搬迁群众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对在安置点及产业(工业)园区落户及实施的政府投资项目、公共管理服务项目及其他建设类项目,要求其拿出一定数量岗位定向吸纳搬迁劳动力务工就业;加强公益性岗位开发管理,健全按需设岗、以岗聘任、在岗领补、有序退岗等管理机制,逐步调整优化公益性岗位的托底就业功能;结合地方产业发展状况和劳动力就业习惯,积极开发灵活性就业岗位,鼓励因身体健康、照顾家庭等原因难以实现稳定就业的搬迁劳动力,在接受培训后选择居家从事手工艺制作、农产品加工、来料加工等无需在专业场所集中操作的务工项目;推广以工代赈模式,选择一批投资规模小、技术门槛低、前期工作简单、务工技能要求不高的基础设施项目,优先培训搬迁劳动力参与项目建设。二是加大劳务输出力度,在“走出去”上开新局。积极组织搬迁劳动力外出务工,大力引导本地劳务公司、劳务合作社等中介组织与就业培训机构加强协作,共同拓展劳务输出路径;与对口帮扶城市就业部门加强联络对接,向具备外出务工意向的搬迁劳动力提供和开发适合的就业岗位,重点提供群众就业意愿较强、对文化技能要求较低的物业管理、家政服务、餐饮服务、建筑加工等行业岗位,促进人岗适配,发挥对口帮扶城市劳务联络工作站作用,强化跟踪服务及权益保障,让群众在就业创业过程中吃下“定心丸”。

(三)在政策支持上强激励。一是有效落实对培训机构、用工企业及中介组织的补贴政策。按照相关工作要求完善补贴发放考核程序,根据初次就业率、稳定就业率等考核指标区分补贴标准,对急需、紧缺工作培训以及稳定就业率较高的可以适当提高补贴标准;加大就业扶贫车间扶持力度,对吸纳搬迁劳动力就业并开展以工代训的,积极落实吸纳就业补贴及社会保险补贴等扶持政策;对有效组织搬迁劳动力外出务工或就近就业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劳务公司、劳务合作社等市场主体,在严格考核其服务质效指标后,按规定落实劳务输出跟踪服务补贴等激励政策。二是运用政策激励强化搬迁群众参训、就业及创业意愿。严格落实参训搬迁劳动力培训生活补贴,对参训情况加强考察把关,避免个别群众仅仅为了领取生活补贴而重复参训;对参训后选择个人求职创业的搬迁劳动力,根据具体情形,分类落实求职创业补贴、就业扶贫援助补贴、创业担保贷款等各项扶持政策;实施职业技能鉴定补贴等优惠政策,鼓励搬迁劳动力通过培训从事焊工、电工、挖掘机驾驶员、叉车操作员等具备职业资质和专业认定的技术型工种,有效提升就业竞争力和择业能力。系统运用各项扶持政策,促进各类市场主体良性发展,激发搬迁群众参加培训及就业创业的决心和信心,为巩固拓展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成效提供有力的就业支撑。

(四)在服务保障上连民心。一是加强宣传发动和就业信息服务。加大就业培训宣传工作力度,在运用宣传栏、宣传手册、标语横幅等传统方式的同时,积极运用网站专栏、手机信息、微信微博、网络公众号等现代手段,线下线上实时向搬迁群众推送培训与就业创业信息,广泛宣传本地就业创业先进典型,加强正向引导,营造主动就业、努力创业的积极氛围。二是加强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充分发挥各社区就业创业服务中心或站点职能,持续深化实施各项就业帮扶服务措施,以及“春风行动”等就业服务专项活动平台,向搬迁劳动力提供常态化、高质量的政策咨询、职业指导、技能培训、培训就业档案建立和管理、劳动维权等公共服务;健全完善岗位信息数据库和用工信息收集、推送及更新机制,动态掌握区域就业情况,做好就业岗位储备,积极防范失业风险。三是加强就业培训后续跟踪及保障服务。完善乡村振兴、人社、社区等有关责任单位就业培训联系协作机制,加强信息数据方面的对接融合,定期开展情况调度,分类分项精准提供后续服务。将参训后未就业人群作为重点服务管理对象,了解、掌握其思想动态和实际困难,对年纪较轻的未就业青年,要继续动员其根据自身意愿及素能条件,参加职业教育或职业技能培训,有效增强就业务工能力;对年龄偏大,就业技能不足的未就业人员,要有倾向的开发公益性岗位,或提供对文化、技能及体力要求不高的灵活性就业岗位,促进其就近就地多渠道实现就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