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廉政教育 » 勤廉楷模

榜样丨火红的“盐蒿草”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榜样丨火红的“盐蒿草”

追记江苏省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原主任朱陈

图为2021年国庆期间,朱陈(中)带队开展节日期间作风建设督查。 卞艮华 摄

办公桌上,陈设依旧,一本本翻得卷了边的纪法业务书,连同那一道道折痕,无声地诉说着这些年他加班熬过的一个个深夜……

“忙完了这阵,爸爸就带你们去海边看看。”他对两个女儿的承诺一再拖延,如今却再也无法兑现……

2022年2月2日凌晨,江苏省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主任朱陈,因过度劳累诱发心源性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5岁。

朱陈出生于黄海之滨。他喜欢大海,尤其爱黄海滩涂那一簇簇挺立的盐蒿草。这种草长得不起眼,生命力却极强:只要春风吹过,被阳光晒得泛出盐碱屑的土地上,绿芽儿便冲破板结的地面,蓬勃生长。

如今,他就像一株盐蒿草一样,迎风挺立,长留在这片壮阔的黄海湿地……

严与刚:“顶得住压力,打得了硬仗”

2020年12月,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成立。因政治过硬、业务精湛,朱陈被任命为室主任。

朱陈深知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这是一个因监督检查工作需要而新组建的部门,负责联系政法、金融、国企、卫健等系统54个单位和全市金融机构,工作面广量大、头绪万千。

“我会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尽最大努力干好工作。”在首次室务会上,朱陈当着全室同志的面诚恳地说。

不久,九室迎来了第一场硬仗——查处全市供销合作社系统腐败问题。

“供销系统改制已久,积累矛盾很多,关系很复杂。”“不少问题的当事人都难以联系,查处的难度太大!”2021年1月,在全市供销合作社系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推进会上,对于要查办案件,有人道出了个中的盘综错杂,面露难色。

“顶得住压力,打得了硬仗,是我们的职责!”朱陈给大伙鼓劲,“从现有信访举报和问题线索来看,供销系统存在财务管理混乱、资产处置随意、违规对外借款担保、选人用人不规范等突出问题,一定要深入调查,把‘蛀虫’挖出来。”

说到做到。接下来的两周,朱陈带队走遍全市所有县(市、区),白天到基层走访调查,搜集有关线索;晚上召集县镇纪委同志,围坐一桌,从一摞摞尺把高的材料中抽丝剥茧,努力寻求案件突破口。“那阵子,他就像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每天到凌晨一两点钟才返回住处休息。”工作组的同志回忆说。

在射阳县调研期间,承办部门反映线索来源少,案件查办遇到瓶颈,大家都感觉无处下手。朱陈皱眉深思后说:“我们不能光从信访件里等,文字材料很多反映的是表面的东西,要主动到一线去找去查。”

在他的推动下,射阳县纪委监委组织开展基层供销社“推磨式”大检查,发现坐收坐支、违规发放福利等问题线索60多条,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5人。

在督促查办案件的同时,朱陈又提议对市县两级供销合作总社同步开展巡察“回头看”。通过联动,发现并推动整改问题57个,立案处理29人。

在市纪委监委20多家派驻机构中,派驻市卫健委的第十五派驻纪检监察组,2021年立案数名列前茅。“这个成绩,离不开九室和朱陈的指导。”第十五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陈友根说。

医保基金是群众的救命钱。针对部分单位和个人骗取医保基金的违规违纪行为,市纪委监委部署了打击欺诈骗取医保基金专项整治行动。闻令而动,朱陈带着同事们对全市医保基金使用情况开展专项督查。

“住院押金收了吗?用餐的费用是怎么付的?”那段时间,朱陈几乎走遍了市区定点医疗机构。一次次仔细询问、反复核实,朱陈对整治行动心中有了底,也为各种侵吞医保基金的行径感到愤怒,“老百姓的救命钱,绝不容染指!”

专项整治动了少数人的“奶酪”,阻力随之而来,工作组个别同志的私家车还被人偷偷安装GPS定位器,有同志打起了退堂鼓。

朱陈给大家打气,“我们光明正大,他们越这样,越说明他们心里‘有鬼’,越说明我们触到了他们的短处痛点,要抓紧时间突破!”

朱陈带领大家攻坚克难,全市纪检监察机关累计起底骗取、贪污医保资金等方面问题线索55条,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5人,追回医保基金1.09亿元。

“朱陈最是能打硬仗。工作交给他,放心。”回忆起这位敢拼敢干、雷厉风行的干部,盐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陈璐这样称赞。

拼与钻:“奋斗的人生,才是幸福的”

2022年1月29日,腊月二十七,街头洋溢着浓浓的年味。一大早,九室接到问题线索:市区某疫情防控定点诊疗医院存在疫情管控漏洞。

“疫情防控事关群众生命健康,必须尽快查清。”朱陈带领同事迅速跟进。通过调取重点时段大量视频资料和现场察看,一直忙到晚上9点,基本摸清了情况。随后又马不停蹄开展调查取证,厘清责任,排查风险。

年根岁底,天寒地冻。临时安排的工作间里没有暖气,后半夜凉气沿着脚底直往上冒,但朱陈却说“冻冻更精神”,大家跺着脚讨论、核查,直到第二天早上6点,终于完全还原事实经过。相关责任人被问责,进一步筑牢疫情防控防线。

处置完这条线索时,朱陈已不眠不休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他向同事们道了新年的祝福,便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了。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他在岗位上的最后时刻。

从除夕到年初一,朱陈仍然惦记着疫情防控监督工作,几次电话向同事了解情况,讨论工作举措,并决定春节假期一结束就在卫健系统再开展一次专项监督。然而大年初二,大家就接到了那个谁也不愿相信的噩耗。

“他干工作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在同事们的印象中,朱陈不苟言笑,性格内敛。但一谈起工作,他就立马来了精神,眼睛发光、抬高声调加入讨论。

同事陈遥记得,自己到九室报到的第一天,朱陈像老朋友刚寒暄了两句,就拿起手边的材料拉着她一起研究案件。“当时我还感到有点诧异,接触时间长了,才知道这就是他的常态。他的脑子里永远都在琢磨着工作。”

调取银行流水、书证材料33份;审核把关6条问题线索;“室组地”联动开展党员干部酒驾醉驾集中整治行动;梳理上一年度大数据平台使用情况,完善台账资料……每次看到朱陈笔记本上那密密麻麻的工作安排,想起那个在办公桌前埋头苦干的身影,陈遥总是忍不住眼含热泪。

翻看朱陈的履历,有几次大的转折:中专毕业后,他扎根乡野,当了12年乡村小学教师;随后,考上公务员,从商务系统办事员做到人事处副处长,后任监察室主任。2017年8月,调任盐城市纪委第二十一派驻纪检组副组长。

每次转身,都写下新的精彩故事。

当教师,他的教学实绩排在全乡前列;做人事工作,他是协调纠纷、化解矛盾的行家里手;投身纪检监察事业,九室线索处置数和立案数在市纪委监委同类部门中名列第一。

“他爱钻研,只要是业务工作,都要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同事黄辉回忆,朱陈在派驻监督工作中,发现少数驻在单位执行处分决定打折扣、适用规定不准确。朱陈结合相关纪律规定,琢磨了好一阵子,制作了执行对照表,从工资变动、考核定档、教育帮扶等方面细化,让执行要求一目了然。这个对照表至今仍被各派驻组使用。

在派驻组期间,朱陈虽不直接办案,却时时关注监督执纪工作。针对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兼职取酬现象比较普遍,他建议开展“清风1号”专项行动,集中清理了一大批党员干部违规兼职取酬问题,随后又围绕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宕欠公款问题,配合有关监督检查室开展了“清风2号”行动,吹响了盐城“清风”系列专项行动的号角。

“刚到九室时,他汇报工作会捧着书和资料,说到哪翻到哪;后来,就可以娴熟地背出来。”盐城市纪委常委、市委巡察办主任张国锋见证了朱陈业务的精进。

“白天向领导同事请教,晚上回家还要自己研究政策法规到深夜。很多次睡梦中都在念叨着工作:嗯、好的、就这么办!”在妻子孙丽霞的记忆里,朱陈夜里十二点前休息的日子很少。妻子曾忍不住问他,“你成天跟打了鸡血似的,不累么?”

“累,并快乐着啊!奋斗的人生,才是幸福的。”朱陈对妻子报以一笑。

俭与廉:“有底气,才会有正气”

在身边人的眼里,朱陈是个节俭至“抠”的人。提起朱陈已经卷边的旧毛衣,以及在网上买件几十块钱的衣服还请自己帮忙“砍一刀”的事,同事郑志远感慨不已:“当时只觉得他接地气,现在回想起来,才体会到那是刻在骨子里的朴素。”

同事谢天也对朱陈的节俭作风记忆深刻。一天下班后,有一份紧急文件需要朱陈签字,朱陈因家里有事走不开,谢天第一次找上他家里。进门看到屋里开裂褪色的旧家具,他有些诧异,一问才知道那还是朱陈夫妻俩20年前结婚时置办的。

“一套普通的运动衫能穿7年,袜子不穿到有大破洞不肯丢。去年夏天,他还穿着花30元从网上买来的裤子。”妻子孙丽霞说,“我说他太抠,他总呵呵一笑,说能穿就行。”

在收拾朱陈遗物的时候,看到一双鞋子,孙丽霞失声痛哭。

这是朱陈穿过的一双运动鞋。起初穿了五六年,黑色鞋面被磨出了洞,鞋帮也脱胶泛黄。妻子正想扔掉,朱陈却说可以补一补。后来,朱陈回老家时真的让母亲用一块黑布从里面补衬一下,又穿了三四年,直至他去世都没舍得扔。

然而,对自己很“抠”的朱陈,心中却总是装着他人。他连续多年资助一名贫困学生,帮助他考上大学直至研究生毕业。自己买房要还房贷,朱陈仍然挤出钱来接济生活困难的聋哑人。

俭生廉,俭养廉。在盐城纪检监察系统,朱陈自我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针尖大的窟窿,能漏过斗大的风。那就针尖大的窟窿也不能有!”这句话总挂在他嘴边。

去年9月,朱陈带队赴北京核查某市属国有企业的信访件。为方便开展工作,企业提议帮助安排食宿和保障交通,但朱陈认为这样会影响调查的公正性,坚持自己联系食宿。

同事柏开宇对那次北京之行印象深刻。抵达北京后,朱陈带着他们找了家小旅馆住下。放下行李,就近找了一家兰州拉面馆,一人一碗拉面解决了晚饭。核查结束那天已是晚上9点多,没有了返程的高铁,企业负责人再三挽留朱陈,让他住一晚再回,但朱陈带着大家连夜坐最后一班火车返回。

对待亲属,朱陈也是一把尺子量到底。

妻子孙丽霞早年因单位改制下岗,十几年来一直在外打临工,孩子要读书上学,家里收入主要就靠朱陈的工资。尽管生活压力大,他却从来没有为妻子工作的事打过招呼,也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

“他常对我说,‘我在纪委监委工作,如果我们自己都找关系、开后门,怎么去监督别人?’”对于丈夫的“轴”,孙丽霞也曾埋怨过,但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

“爸爸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倒了。以后我和姐姐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虽然我姐姐没有爸爸高大,我也还小,但是我和姐姐叠在一起就会变成一个大大的爸爸……”这是朱陈11岁的小女儿写下的日记。妻子孙丽霞喜欢记录生活,手机里有很多孩子成长的片段,但是关于朱陈的照片却很少。“在我们的生活中,他常常缺席。现在可以好好地陪他了……”

盐城,是一座与新四军有着深厚渊源的英雄之城,有红色遗存遗址248处,以烈士名字命名的红色镇村128个。朱陈的父亲朱凤官是一名有着50年党龄的退伍军人,今年7月1日,刚刚获颁“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他小的时候我就跟他讲,做人就要堂堂正正,像盐蒿草一样,不屈不挠。朱陈做到了。”谈起儿子,朱凤官悲伤而骄傲。

盛夏过后,收获的秋季即将来临。那个时候,滩涂上的盐蒿草会变成火焰般的红色,一点点、一簇簇、一片片,染红了海水,映红了天边,像极了积厚流光的红色基因,在盐阜大地上澎湃奔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