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荟萃 » 媒体聚焦

中国纪检监察报:贵州纪检监察机关助力脱贫攻坚——监督保障 决胜阶段不松劲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3.jpg

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纪委监委民生督查组到该县新化乡新化所村北门蔬菜基地核查土地流转补偿金发放情况。杨函祥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各级干部群众只争朝夕、苦干实干,全省年均减贫超过100万人。在帮扶一线,纪检监察干部顶着烈日走村访户,为贫困群众解难题、办实事;在田间地头,他们深入一线排查问题线索,严惩“蝇贪蚁害”,守护群众利益。

不能输的硬仗 他们不曾“缺席”

“从江县作为全省贫困发生率最高的贫困县,依然存在打法不精准、扶贫资金管理使用不规范、动员群众不力以及部分干部消极懈怠、作风不实等问题……”在今年6月召开的从江县脱贫攻坚督战大会上,贵州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夏红民一针见血,直接点出当地存在的相关问题。

省纪委监委及时会同黔东南州委州政府及相关省直部门进行分析研判,有针对性地提出产业脱贫、劳务输出等对策建议,督促从江县走上发展新路。

迎难而上,对症下药;义无反顾,扎根基层。在脱贫攻坚战场上,纪检监察干部冲锋在前,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在盘州市保基乡雨那洼村,来自市纪委监委的第一书记吴英华颇得群众信赖。该村黄家箐组村民谢礼金体弱多病,独自抚养两女一子,因其中两个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谢礼金成为全村唯一因学致贫的贫困户。

吴英华一边帮助申请低保、教育精准扶贫资助资金,一边积极协调,帮助谢礼金当上了村生态护林员,加上土地入股分红和大女儿务工等收入,谢礼金顺利脱贫。

2018年7月,吴英华被授予“全省脱贫攻坚优秀村第一书记”称号,连同其他荣誉获得的奖金,全部被他用于帮助贫困户。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无数像吴英华一样的纪检监察干部,扎根基层,与贫困群众干在一起、战斗在一起,始终用实际行动诠释着纪检监察干部的初心和使命。

黔东南州黎平县盖宝村原本封闭落后、世代贫困,却因一位扶贫书记的到来,成为著名的“网红”打卡地。

2018年2月,黎平县纪委监委干部吴玉圣被任命为该村“扶贫第一书记”后,立即实地考察村情。在别人眼中,四面环山的盖宝村因“封闭”经济落后,但正因“封闭”,当地独特的侗族文化得到了保护。这,就是吴玉圣要找的“金钥匙”。

吴玉圣想到了互联网,想用“快手”把盖宝村打造成旅游景区。说干就干,他以风险担保的形式从村委会“借”出5万元,购买了拍摄器材。美景、美食、斗牛文化……他把村里拍了个遍,但粉丝量依然少得可怜,吴玉圣开始怀疑,“路是不是走错了?”

这时,村子里能歌善舞的吴梦霞七姐妹让他突发灵感:组建“侗族七仙女”,让她们作为形象大使在网上介绍盖宝村的风土人情。

很快,“七仙女”穿着传统服饰,推牛下地耕田、背着背篓上山采乌稔树叶、围着篝火唱歌等视频在网上受到关注,粉丝迅速飙升至11万余人。

吴玉圣乘胜追击,通过网络直播销售侗衣、侗布及土特产。一年来,旅游单月收入3000元,各类商品销售额达30余万元。这个落后闭塞的小村寨,变为了大家眼里“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

拧紧责任链条 层层传导压力

推进脱贫攻坚,关键在责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脱贫攻坚越到最后时刻越要响鼓重锤,决不能搞急功近利、虚假政绩的东西。

作为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打赢脱贫攻坚战,是贵州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然而现实中,有的单位或部门对党中央和省委关于脱贫攻坚的决策部署置若罔闻、自行其是,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有的一把手将脱贫攻坚政治责任丢到一边,热衷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公然造假、欺上瞒下;有的地方和部门在扶贫项目设计上好大喜功,在工作开展上脱离实际、脱离群众;有的地方在扶贫工作中陷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怪圈,出现弄虚作假、厌战情绪及消极腐败等不良现象;有的驻村扶贫干部“蜻蜓点水”“雨过地皮湿”,扑不下身子、迈不开步子……这些情况即便是少数,也极大影响了脱贫攻坚的实效。

“从江县加勉乡党委原书记杨德云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重大政治责任不坚决、履职不力、作风不实,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近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从江县6起脱贫攻坚工作不力不实典型问题。其中,杨德云案例在当地引发极大震动。

2019年6月,省委结合加勉乡实际提出了组建劳务合作社、帮助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要求。从江县依托省交通厅对口帮扶的资源优势,通过组建路桥施工队等劳务合作社开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帮助没有就业门路的贫困群众就业增收。

然而,在7月1日加勉乡劳务输出现场动员会上,却出现了尴尬一幕:上报的外出务工人员为64人,实际到位只有36人,省交建集团安排的5辆大巴车,有2辆空车返回。

原来,在开展劳务帮扶过程中,杨德云仅凭主观臆断安排工作,没有认真摸底排查劳动力情况,未经审核,想当然地把各村统计的64名外出务工人数直接上报,后续也未跟踪,导致报名人数与实际到位人数严重不符。

这件事看似不大,却将杨德云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责任意识不强、履职不力等问题暴露无遗,一度成为街谈巷议的笑柄。

不仅如此,调查发现,杨德云政治站位不高,对脱贫攻坚工作缺乏紧迫感、责任感,工作敷衍塞责,在他的“示范带动”下,加勉乡党委政府工作人员整体作风漂浮、执行力低下、工作节奏慢,先后有3名党政班子成员和1名副科级非领导干部因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10名农村党员、村干部因违纪问题受到纪律处分。

“以杨德云为典型的部分干部积累了许多不良风气,存在畏难情绪、作风漂浮、工作不实,必须刮骨疗毒促进转变。”黔东南州纪委监委与从江县纪委监委迅速采取措施,启动问责机制。

问责只是手段,负责才是目的。今年以来,全省共有615名党员领导干部因脱贫攻坚履责不力被问责。通过严肃问责,推动各级党组织和职能部门把旗帜鲜明讲政治落实到具体行动上,坚决落实中央纪委和省委的部署要求,切实扛起脱贫攻坚主体责任,推动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局面,确保扶贫政策、项目、资金精准落地。

开展专项治理 激发监督活力

“每次我们找姚志刚办理建房手续都得交钱。”“是啊,如果不包‘红包’,姚志刚就不给盖章!”今年5月,遵义市桐梓县纪委监委根据群众反映,严肃查处小水乡国土所原所长姚志刚吃拿卡要,向群众索要“好处费”共计8700元的违纪问题,姚志刚受到政务撤职处分。

无独有偶,遵义市汇川区团泽镇木杨村村委会原副主任罗开秀也打起了困难群众的“主意”,她将群众危房改造指标“明码标价”,收受群众16700元“好处费”。贫困群众周某因没有钱交“好处费”,只得借来800元交给罗开秀,这才获得指标。最终,罗开秀被汇川区纪委监委严肃查处,“好处费”也如数退还。

“大快人心!”拿回800元“好处费”后,周某高兴地说。

“老虎”要打,“苍蝇”也要拍。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决不能让人动手脚、玩猫腻!围绕脱贫攻坚大局,贵州不断创新监督机制,常态化开展“访村寨、重监督、助攻坚”专项行动,聚焦产业扶贫、对口帮扶项目、扶贫工程推进、乡村振兴落实等问题,严查脱贫攻坚责任落实不到位、“两不愁三保障”工作不扎实、向扶贫项目资金伸黑手等问题,以作风攻坚促脱贫攻坚,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一周就把案子查结,群众对我们更信任更亲近了,这是合力攻坚的成效。”黔南州三都自治县普安镇纪委书记胡远凤说。

今年年初,该县纪委监委在对普安镇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李家军违纪违法线索进行查处中,针对乡镇纪委力量薄弱、查处过程中人情干扰和家族保护等实际困难,启动“合力集中监督”。他们整合民生监督室、巡察机构、派驻机构和乡镇纪委力量,对该案展开全面攻坚,不到一周便查清了李家军利用职务便利虚报冒领8万元扶贫资金的问题。

“脱贫攻坚工作推进到哪里,全面从严治党就跟进到哪里,监督执纪问责就紧盯哪里。尽管扶贫领域问题涉及面广、情形复杂,但必须克服困难,创新监督机制,开展精准监督。”贵州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表示。

围绕扶贫领域监督“如何统筹”“如何协调”等关键问题,省纪委监委设立扶贫与民生监督检查室,统筹开展全省扶贫与民生监督工作,在市、县两级设立民生监督检查室,综合协调整治群众身边和扶贫领域的腐败和作风问题。同时,建立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监督机制,开展省市县三级联动扶贫领域专项巡视巡察,组织相关派驻纪检监察组对正安县、水城县、紫云县等12个深度贫困县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专项监督检查,统筹县纪委监委机关、派驻纪检监察组和乡镇纪委力量,推进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

同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还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与纪检监察工作融合推进,边学边查边改。通过开展专题调研,结合信访举报、日常监督、巡视巡察等工作中了解的情况,排查梳理出脱贫攻坚领域8大类60个问题,深入开展针对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驻村帮扶不扎实、政策落实不到位的专项治理,坚决查处侵害群众切身利益问题。今年上半年,全省共发现扶贫领域问题3294个,立案2407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282人,移送司法机关18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